• 首页 > 历史神话 > 短篇武侠
    小说推荐新婚老公套路深精彩章节免费试读 南栀容忱言小说 大结局

    小说推荐新婚老公套路深精彩章节免费试读 南栀容忱言小说 大结局

    新婚老公套路深
    南栀容忱言是著名作者南栀小说作品里面的男女主角,这本小说文笔情丝顺着、笔尖流淌,酣畅淋漓,感觉身在其中,看完这本小说你会沉浸在小说的感情经历中,一起度过思想的升华,一起思考人生的意义。简短的语句就能渲染出紧张的气氛。小说结局究竟会如何发展,让我们一起来看吧。南栀做的过大胆的事情,就是有眼不识大佬,不仅把大佬一纸契约拴在身边,还奴役他婚后。容忱言,这采访上的男人,是你?看着手机屏幕上,和身边男人九分相似的男人,南栀瞬间震惊。容容家?帝国容家?MMP,她几百年没发挥过的锦鲤属性,这次居然一挑就挑了个帝国首富!
    作者:南栀 更新时间:2022-07-05 20:41:18
    开始阅读
    内容详情

     

    第7章 我结婚了

    第二天一大早,南栀还在睡梦中,就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给吵醒了。

    南栀一把掀开被子,看了一眼时间,早上7点?

    “容忱言!我有没有告诉过你,早上9点之前,不要吵醒我?”

    门一开,男人站在门口,低头扫了一眼南栀,嘴角噙着笑,“你确定要这么和我讨论起床时间的问题?”

    南栀一愣,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打扮:“!!!!”

    长长的栗子色卷发随意的披散,慵懒的表情上又掺着一丝不耐。

    身上是黑色吊带真丝睡裙,白到发光的肌肤,圆润的肩头,一双小巧的裸足,又纯又欲。

    她一个人住习惯了,在家一直都是怎么舒服怎么来。

    完全没想过,自己这个模样,在外人眼里,是多么致命的诱惑。

    “砰!”

    南栀猛的关上门,懊恼的抓了抓头发,洗漱一番,换了一身日常装扮。

    “你先吃早饭。吃完去医院,我已经预约好了,上午就能拿到报告,如果时间来得及,上午就能直接领证。”

    容忱言系着昨天新买的围裙,将早餐端了上来。

    一个煎蛋,两片吐司,一杯热牛奶。

    南栀拉开椅子坐下,表情冷淡,但内心有些触动,这是十几年来,她第一次吃一个陌生人给她做的饭。而且……他好像对她的习惯,了如指掌。

    知道她早上不吃肉,知道她每天早上必喝一杯温牛奶……

    “你不吃点吗?”

    “检查需要抽血,要禁食八小时。”

    南栀不再多说,关于检查身体这一项,虽然是她提出来的,但具体怎么检查,她也没了解过,而且……她也不是真的觉得容忱言身体有什么疾病,只是昨天晚上形势所逼。

    总不能,上来就把人给睡了吧?

    别看她表面十分开放,其实心里古板的很。

    这次能做出这个决定,连她自己都觉得有点疯狂。

    要知道南栀已经二十岁了,连个正常交往的男朋友都没有过,至于媒体传闻她私生活混乱,私交泛滥这种,根本就是有心人故意抹黑。

    南栀很少生病,也不常去医院,但今天医院的效率似乎尤其高啊。

    从检查,到报告单子出来,居然只花了一个小时的时间。早上8点半到医院,十点不到,就拿到了报告单。

    医生:“容先生身体非常健康,两位如果是要备孕的话,完全没有影响。”

    南栀脸一红,一手拿着报告单,一手抓着男人便离开了医院。

    坐在车上,南栀看了一眼端坐在副驾驶的男人,道:“医生怎么知道我们要结婚?还……备孕?”

    “难道不是吗?检查的时候,医生问我为什么要做男科检查……我总不能和医生说,我怀疑自己那方面有问题吧?所以,婚前检查,这是最简单直白的理由。”

    容忱言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,看的南栀都不由得信了。

    男人抬起手表看了一眼时间,对南栀说道:“从医院过去,到民政局大概是四十分钟,民政局上午工作时间到12点,还来得及。”

    “又不急这一两个小时,你早上没吃饭,先去吃东西,下午两点半上班再办手续,也是一样的。”

    “下午我有别的安排!我……下午要去澜庭,辞职。”

    为了早点扯证,把这个女人拴住,容忱言大概这辈子都没想到,他居然也有说谎的一天。

    免得夜长梦多!

    南栀蹙了蹙眉,她怎么觉得,容忱言对扯证这件事,无比积极,今早这么着急来医院,是为了早点检查结束,早点去扯证?

    这念头只是一闪而过,只要容忱言不做出触及她底线的事情,早点扯证,晚点扯证,对她来说都一样。

    她想:他大概是担心到手的两千万飞了吧。

    车子从医院出来之后,直奔越城市区民政局。

    南栀开着车,突然转头,问了一句:“额,我之前忘了问,和我结婚,你家里人没意见吧?会不会有什么麻烦?”

    容忱言好脾气地答道:“没有,我家里没什么人,只有一个年迈的爷爷,和一个姐姐。姐姐已经成家,她女儿和你差不多大。”

    没听容忱言提到父母,而是只有一个爷爷和姐姐的时候,南栀侧首看了他一眼。

    她没多问。

    她不也没有父母……

    “辞职之后,你打算重新找工作?”

    南栀转移话题,随口问道。

    “工作的事情,我已经有安排了,我……我朋友在御景集团工作,给我提供了一个岗位,过几天就能去上班。”

    容忱言想,他还得让唐宋在南栀面前先露个面,省得到时候穿帮。

    “看来你的朋友也不简单啊,御景集团招员工是出了名的严格,他还能把你塞进去。”

    南栀语气很平常,并没有怀疑。

    在澜庭那种地方工作,认识几个富二代,或者公司高管,很正常。

    更何况,容忱言这个颜值摆在那儿,随随便便到人事主管面前溜达一圈,分分钟就被录用了,毕竟这个世界,除了看钱和权,就是看脸。

    半个小时后,民政局到了。

    他俩一下车,一个穿着制服的中年男人迎了上来,谄媚的凑到容忱言的面前:“容……容先生,您来了?唐秘书已经都交代过了,您和南小姐可以优先登记。”

    南栀扭头看向容忱言,眼神质问:这是什么情况,你安排的?

    “唐秘书就是我刚才说的朋友,他刚好和……”容忱言看了一眼男人。

    “啊!容先生,南小姐,我叫周成。唐秘书以前帮过我,所以这点小事儿,我当然得替他办好,您二位这边请,先拍照登记,马上就能领证。”男人急忙回道。

    周成的办事速度很快,不到半个小时,南栀和容忱言的小本本上就敲上了钢章。

    如此一来,两个才认识不到三天的陌生人,就成了合法夫妻。

    南栀拿着红本本,神情有一瞬间恍惚:她结婚了?

    下一秒,她顿时神采奕奕,结婚了,20周岁了,就代表……她可以合理合法的接管父母留下来的遗产,从这一刻起,她正式和南家,开战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