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首页 > 历史神话 > 浪漫主义
    书荒求小说《前妻崩人设后霍总跪求复婚》小说章节在线试读 许音霍时川小说阅读

    书荒求小说《前妻崩人设后霍总跪求复婚》小说章节在线试读 许音霍时川小说阅读

    前妻崩人设后霍总跪求复婚
    前妻崩人设后霍总跪求复婚小说简介:小说主角是许音霍时川,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清氿写的一本现情风格的小说,善用伏笔,使人回味无穷,极佳好文。值得推荐。
    许音靠在椅背上,抬起手臂挡住眼睛,无声的叹了口气。
    大厦将......
    作者:清氿 更新时间:2022-07-05 20:38:11
    开始阅读
    内容详情
    许音靠在椅背上,抬起手臂挡住眼睛,无声的叹了口气。
    大厦将倾,哪怕是以前许氏合作过的商业伙伴,也都等着看许氏的笑话。
    天色已经沉了下去,林琛敲门进来,道:“许小姐,要不还是等明天再联系吧。”
    “不行。”
    许音摇了摇头,现在的每一分每一秒对许氏来说都至关重要,经不起耽搁。
    她端起咖啡喝了一口,强打起精神,继续联系投资人,终于,一个小银行的行长表示对许氏的项目很感兴趣,但要求见面细谈。
    这对许音来说,已经是惊喜中的惊喜了,定下面见地点后,她挂断电话,吩咐林琛将项目的详细资料全部拿了过来,打算在见面前,再好好准备一下。
    手机忽然震动起来,许音本以为是刚刚的银行行长,接起来“喂”了一声。
    而耳边响起的却是霍时川的声音:“你有什么目的,大可以直接开口,我没心思陪你兜圈子。”
    许音愣了几秒,才反应过来他的意思。
    离婚协议书在离开霍家的第一时间,她就已经发到了霍时川的邮箱,而协议书的内容也写得很清楚,她自愿同霍时川离婚,并放弃所有的夫妻共同财产,同时也不需要任何形式的补偿,净身出户。
    霍时川的视线落在眼前的离婚协议书上,眉心微拧。
    “我会派出律师来和你协商离婚条件。”霍时川冷冷的警告她,“你最好不要在背地里再搞什么手段。”
    许音听得笑了。
    她在霍时川眼里,大概是永远跟“恶毒心机”分不开了。
    许音语气平静,甚至不带什么起伏,道:“霍总,我的目的已经写得很清楚了,如果你没有什么意见的话,签过字,我们就可以去办手续了,至于过去的五年,就当我瞎了眼。”
    说完,她直接挂断了电话。
    窗外已经是夜色浓重,华灯初上,让她几乎是控制不住的想起了过去的五年内,每一个在卧室熬夜等霍时川回来的晚上。
    现在想来,自己简直愚蠢得可笑。
    许音收回思绪,打开手机发了一条朋友圈,配图是自己签好字的离婚协议书。
    单身快乐。
    霍太太的梦做了五年,她早就该醒了。
    次日,许音起了个大早,来到了民政局门前,又等了一个多小时,才见霍时川的车开了过来。
    霍时川面色沉沉的看着她:“不管你有什么目的,现在还有机会坦白。”
    许音已经懒得理会,她现在唯一想做的,就是赶紧将离婚手续办下来,闻言也只是翻了个白眼,道:“既然你这么担心我有见不得人的目的,就赶紧把婚离了。”
    她快步进了民政局,将证件递了过去,开口:“你好,我们是来办离婚手续的。”
    大清早的,民政局还没什么人,办事的小伙打着哈欠,懒懒开口:“办离婚?第一次来吗?”
    许音愣住,离婚还要离几次?
    看许音的神情,小伙不耐烦地解释道:“离婚冷静期不知道吗?第一次来的话边上交材料,一个月之后要是还想离再一起过来,缺席不侯!”
    许音下意识转头看了眼霍时川,只见霍时川嘴角噙着冷笑,像是在笑她使手段引起自己注意力似的。
    “看什么看,都是第一次离婚,谁还知道有这么个规定,证件给我,我去交材料。”许音没好气地夺过材料,迅速登记好。
    霍时川则是好整以暇地坐下来,他可不信许音真的肯离婚,还是净身出户。如今看来果然是在使手段,用这一个月来试探拿捏他罢了。
    许音打开结婚证看了一眼,她还还记得,自己在照结婚照时,拘束又紧张,被摄影师提醒后才露出一点羞涩的笑,忍不住心下泛酸。
    但放下就是放下了。
    拿好材料,两人相对无言,许音刚走出民政局,一辆白色的限量款劳斯莱斯飞驰而来,停在了她的面前!
    车窗缓缓降下,露出一张五官俊朗,带着笑意的脸。
    “许小音,你可算是舍得离婚了?”
    许音有些惊喜:“少卿。”
    顾少卿和许家也算是世交,他们从小一起长大,只是在嫁进霍家后,他们之间的交集便少了很多。
    其实不只是顾少卿,还有许多许音以前的朋友,因为霍时川的一句“你已经是霍太太了,那些不三不四的人,最好不要来往”,而慢慢断了联系。
    许音问:“你怎么知道我来办手续?”
    “你不是发了朋友圈吗?”
    顾少卿一边打开车门,示意许音上车,一边道:“我又问了林琛,就直接过来接你了。”
    许音正欲开口,就听到身后传来冷冽的声音,霍时川眉目冷沉的看过来:“难怪这么迫不及待要离婚,原来是找到下家了?”
    “比不得霍总。”许音面色淡淡的回道,“既然已经决定离婚了,我不管有没有下家,都和霍总没关系了。”
    “一天没离,你就一天还是霍太太,我可不想在婚姻存续期间,听到我被带上绿帽子的传闻。”霍时川声音十二分的冰冷。
    许音愣了愣,唇角勾出一抹笑,道:“霍总不必这么急着自己给自己找帽子戴,那提前祝霍总离婚快乐,一个月后要准时来哦。”
    “砰”的一声,车门被关上,许音收回目光,对顾少卿道:“走吧。”
    “舍得?”
    顾少卿从后视镜中看了许音一眼,“当年你可是要死要活的非要嫁给他。”
    许音靠在椅背上,闻言笑了笑:“谁年轻的时候还没干过点蠢事。”
    一句话,轻轻巧巧的将她过去五年的压抑与痛苦带了过去。
    顾少卿将她送回公寓,许音还没上楼,一道身影就扑了过来,一把抱住了她。
    许音吓了一跳,看清来人后才放松下来:“露露,你来怎么也不说一声?”
    秦露哼道:“给你个惊喜嘛,快,你真跟霍时川那狗男人离婚了?离婚证给我看看。”
    许音摇了摇头:“离是要离,只是现在有个离婚冷静期,无所谓了,那个狗男人,老娘不稀罕再要了!”
    秦露是她多年的好友了,很早就出来创业,如今运营的服装设计工作室有着稳定的私域客群,在网络上也有不小的名气。
    “我早就说了,那狗男人配不上你,也不知道你怎么想的,一毕业就嫁了过去。”
    秦露翻来覆去看了好一会才满意,她一拍许音,兴高采烈道:“走,作为甩掉渣男的奖励,姐姐带你买衣服去!”
    许音有些哭笑不得。
    公司里还有不少事等着她去处理,她本想拒绝,却又听秦露道:“你看看你身上都是些什么衣服,过时多久了,我可不想让我的小姐妹被人说是从古墓里爬出来的老古董。”
    许音下意识的低头看了一眼,确实,她现在的衣服,最新的一件都是三四年前买的了,她之后还要代表公司去谈合作,如果没有合适的衣服,确实不大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