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首页 > 历史神话 > 连载言情
    小说推荐在线阅读&全本总裁夫人节操不要了新章节

    小说推荐在线阅读&全本总裁夫人节操不要了新章节

    总裁夫人节操不要了
    总裁夫人节操不要了小说简介:小说主角是沈西墨司宴,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浅九写的一本婚恋生活风格的小说,善用伏笔,使人回味无穷,极佳好文。值得推荐。一夜荒唐,她惊恐的发现自己找错了人,他竟然墨家那位只手遮天心狠手辣不近人情的墨三爷!所有人都说她完了,墨家三爷出了名的不近女色,惹了墨三爷,那就只有等死的份儿了!众人:等啊等啊等着看她死无葬身之地!可是只等来了她骑在墨三爷脖子上狐假虎威狗仗人势!“三爷,沈西在泼妇骂街呢。”“我女人单纯可爱善良美丽,哪个不长眼的狗东西敢诽谤她?”“三爷,沈西把房子烧了。”“我女人温柔
    作者:浅九 更新时间:2022-05-23 22:39:42
    开始阅读
    内容详情

    第12章 要杀就杀

      刚刚经过一场激战,可此刻,他却仍旧优雅的像是刚刚从宴会场中退下来,他整了整袖口处的钻石袖扣,声音一贯冷漠:“你要杀就杀,跟我有什么关系。

    ”  沈西猝然瞪大眼!

      这个该死的男人,她可是为了他才身陷险境的,他竟然如此无情,置她生死于不顾!

      姜昆也没想到墨司宴竟然是如此的态度,而且还一步步朝他逼近过来,他挟持着沈西连连后退,锋利的刀锋一寸寸割着沈西的细品嫩肉,有嫣红的血液顺着刀片留下来,在她雪白的脖颈上,触目惊心的。

      “墨司宴,你个王八蛋——”沈西咬牙切齿,环顾四周,突然抬起脚,狠狠踩在姜昆的脚背上!

      她穿着尖细的高跟鞋,这一脚下去,用了十分的力道。

      姜昆吃痛,手一抖,沈西还以为自己要交代在这儿了,不想侧面突然飞出来一颗小石子,用力打在姜昆的手背上,他手一痛,长刀就掉落在地。

      墨司宴长臂一伸,就将沈西拉到了自己怀里。

      沈西捂着流血的脖子,看着从侧面冲出来几个西装革履的男人,将姜昆制服在地,连带着那些想跑的黑衣人,也全都一个不露的控制住了。

      ……

      陈屹上前,揭开一个黑衣人的面罩,在他的后脖子找到一个纹身,抬头看向墨司宴:“墨总,是洪老大的人。”

      墨司宴目光暗沉,语气淡淡:“既然洪老大不会管人,陈屹,把人管教好了再送回去。”

      不知为何,沈西听到管教那两个字的时候,身体下意识瑟缩了一下。

      “是!”陈屹应道,“那姜昆……”

      陈屹的视线落在姜昆身上,刚刚还叫嚣着的男人,一听到这里,突然又跪了下去:“三爷,三爷,我错了,我真的知错了,你再给我个机会,三爷——”

      墨司宴沉声道:“陈屹,好好照顾姜总!”

      陈屹领命,立刻吩咐:“把人都拖下去!”

      不到一分钟的时间里,清场完毕,就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。

      沈西不傻,这会儿还有什么不明白的。

      这分明就是算计好了等着姜昆送上门来啊,而她傻乎乎的差点将自己小命给搭进去了,一想到刀子抹过脖子的凉意,她突然感觉脖子一痛,伸手一摸,顿时小脸煞白,啊了一声:“三爷,好多血,我会不会死啊。”

      他一低头,就看到她脖子上的血还在流,滴在她的白衬衣上,就像一朵朵盛开在冰天雪地的腊梅。

      有点刺眼。

      他蹙了蹙眉,沈西就抬起一双湿漉漉的氤氲了水汽的眸子望着他:“三爷,真的很疼……”

      墨司宴极其寡淡呵了一声:“自己赶着找死,能怪谁。”

      他推开她就要走,沈西忍住了口吐芬芳的冲动,急忙抓住男人的胳膊:“三爷~~~我生是三爷的人,死是三爷的鬼~~”

      墨司宴目光冷冷盯着她扒着自己胳膊的小手:“放手。”

      这会儿的墨司宴,和早上对付姜昆那时候是一样的,那冰冷的眼神像是像冷到沈西的心里去,她笑的有些僵硬,扁着红唇嘟哝:“我还不是看他们鬼鬼祟祟怕他们对你不利,你不领情就算了,还那么凶干什么。”

      眸光的光亮黯淡了下去,就像天边的星辰陨落。

      这一次,沈西率先松开了墨司宴的胳膊,捂着脖子紧抿着唇角转过身。

      王八蛋,疼死了,还一点都不懂得怜香惜玉!

      她是真的很疼啊,疼的眼泪都要出来了。

      墨司宴看着自己袖子上两个鲜红的手印,再看沈西那一抖一抖的削肩,上前,一把将人塞入车内。

      “你干什么啊,强盗啊。

    ”沈西被摔的头晕眼花,刚坐好,一块毛巾丢到她头上,“按住!”

      沈西慢慢回过味来:“三爷,是要送我去医院吗?”

      “不想去?”

      沈西连连摇头:“要去要去,当然要去,我这么漂亮的脖子留疤多可惜啊。”

      “呵。”

      墨司宴笑的意味莫名,让沈西吃不准:“三爷你笑什么。”

      “没什么,就是觉得碗大的疤挺适合你。”

      沈西开始没反应过来,后来一琢磨,心里打了个寒噤,嘴上确是半分不肯吃亏:“三爷这是被我的美貌彻底征服了啊,想要我的漂亮脑袋的话不用那么麻烦的,三爷一个电话,我保证随叫随到的。”

      墨司宴从后视镜瞧了一眼脸色苍白但还是义正言辞的女人,不由嗤笑出声:“你倒是真会给自己脸上贴金,现在不想勾搭墨时韫了。”

      “我听三爷的话啊,三爷叫我离他远远的,那我肯定离他远远的,再说了,有三爷这样的珠玉在前,我怎么还看得上墨时韫那样的瓦砾呢。”

      墨司宴再次冷笑:“说的比唱的好听,怎么不去找你的阿策哥哥。”

      嗯?阿策?沈西一边的眉毛挑的老高,他什么意思?怎么知道阿策?她什么时候说漏嘴的?难道是昨晚?她昨晚烧的迷迷糊糊的,真的不记得提过阿策的名字啊。

      一瞬间,沈西的脑子里闪过无数个问号,不过话到嘴边却是一脸惊讶:“阿策哥哥?三爷,你说什么呢,阿策是我小时候养的一条狗,陪了我很多年,后来死了,我很伤心的,一直希望它不要走。”

      医院到了,墨司宴车子一个漂亮的刹车,停在门前。

      墨司宴下车,步子迈的极大,沈西忍着骂人的冲动提醒前边那个疾步快走的背影:“墨司宴,我是病人!”

      宋璃穿着白大褂,乌黑的长发绑成一根鱼骨辫垂在身侧,刚刚拿着病历经过大厅,就看到了那个芝兰玉树的男人,忍不住惊喜出声:“宴哥。”

      墨司宴身高腿长,出色的五官卓尔不凡的气质无论走到哪里,都是最吸精的存在。

      他看到宋璃,并没有太多情绪,只是淡淡点了点头。

      倒是后面跟上来的沈西唇色惨白,非常的不满:“墨司宴,腿长了不起啊,不知道我失血过多嘛。”

      宋璃脸上的笑意微微一凝,意味不明望着沈西:“沈小姐受伤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