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首页 > 历史神话 > 浪漫主义
    完结小说排行五年后她带着崽崽惊艳全球~已全章免费

    完结小说排行五年后她带着崽崽惊艳全球~已全章免费

    五年后她带着崽崽惊艳全球
    《五年后她带着崽崽惊艳全球》非常有意思,作者江浸月写的小说内容比较新颖,喜欢总裁豪门小说的朋友可以看一看,内容还是比较优质的,江浸月所写之文字字经典,值得推荐。六年前,亲妹为了顶替她的地位,不惜陷害她失贞毁容夺去龙凤胎!六年后,她携萌宝强势回归,曾欺负过她的渣渣们颤抖得跪下了。四只萌宝重聚后,一致决定不要爹地,要跟着神医妈咪搞事业,搞产业,轰动全球。深夜时分,传闻中手握大权,禁欲高冷薄时衍趴在老婆床头前:老婆,地板凉,我能不能上床?宁暖暖看他可怜:能。下一秒,她被薄时衍欺身压住。
    作者:江浸月 更新时间:2022-05-23 21:46:44
    开始阅读
    内容详情

     

    第3章 不祥的预感

    薄时衍?

    宁暖暖一惊,下意识想到了他发的委托。

    难道自己拒绝了委托,所以亲自找上门了?但是不应该啊,自己的身份绝对不可能暴露……

    那他又为什么找她?

    想不通就不想,宁暖暖向来不会自寻烦恼:“带句话给你们总裁,我忙着验尸,没空见他。”

    这话一出,男人愣住了,连着黄彬和姜怡菲也跟着傻眼。

    “头儿,邀请你的人是薄时衍啊……”

    宁暖暖回眸瞥了眼身后两个跟班,蹙眉道:“那三大袋尸块都验完了?就算是你们想见薄时衍,也得回去先把尸块给我验清楚!”

    清晨的阳光下,少女在逆光里其貌不扬,可一双眼眸却不怒自威,气场强大。

    黄彬和姜怡菲知道这次尸检工作任务又重又急,也不敢再多说什么,跟在宁暖暖的身后上楼去解剖室了。

    苍梧望着宁暖暖决绝的背影,知道自己办事不力,只能灰头土脸地回到宾利的驾驶座上。

    见苍梧回来,薄时衍的视线从手上的文件上抬了起来:“苍梧,那个女人呢?”

    “我和宁暖暖说了,爷您想请她移步过来说些事,却被她拒绝了…而且是想都没想的那种拒绝……”苍梧难得说话没底气,说到后面声音越来越低。

    想都没想?

    薄时衍是为了语杉才带着诚意找她谈,但他竟然连她的面都没见着。

    “有说拒绝的理由是什么?”

    “她说忙着验尸没空见你。”

    苍梧说完这话,小心翼翼地通过反光镜打量着薄时衍。

    薄时衍的凤眸深邃冷黯,手指轻抵着薄唇,望向重案组大楼:“既然忙着验尸没空见我,那就等她验完了再见。”

    这些年,薄时衍看似整天忙于工作,把家里一双儿女交给薄时礼照顾,但他对语枫语杉却从未疏忽过。

    一听到语杉因为一个女人开口说话了,他立马让人查到了宁暖暖。

    只要能一丝治好语杉失语症的机会,他都不可能放弃。

    “苍梧,宁暖暖的资料发过来了吗?”

    “有,但是就只有最基本的信息。”苍梧也是头疼道:“不知道是不是她职业的问题,她过往的经历都被隐匿起来了。”

    “我们养的人黑不掉系统吗?”

    苍梧老实交代道:“黑不掉。不仅黑不掉,我们的系统还被对方反黑一波,损失了几千万的代码。”

    薄时衍的凤眸闪过一丝微芒,唇角勾起跃跃欲试的上扬。

    “有意思!看来我更得见见这个宁暖暖了……”

    ……

    宁暖暖三人一行,上了重案组大楼八层的法医办公厅。

    宁暖暖也没多欣赏新的办公地点,就开始给自己做消毒,准备带两个法医进解剖室。

    她一转身就见到姜怡菲站在玻璃窗前,目光直勾勾地望向地面上那辆还没有开走的宾利。

    “还在想着薄时衍?”

    姜怡菲像是被看穿少女的心事一般,矢口否认道:“没,没有…你别胡说。”

    “我是不是胡说,你心知肚明。”宁暖暖冷冷地睇了她一眼:“我不干涉下属的私人生活,但如果你的私人情绪影响到工作,我会让你打包走人,哪怕你的爷爷是重案组最高长官。”

    姜怡菲咬了咬唇,心里不甘却也没办法。

    在宁暖暖正式就任前,爷爷就已经对她千叮咛万嘱咐,让她收敛大小姐脾气,虚心向法医顾问好好学习。如果法医顾问给她年终的评定不合格,那他这个做爷爷的绝不会包庇,按规定辞退。

    姜怡菲也怕宁暖暖这一状真的告到老爷子那里,当下彻底绝了对薄时衍的心思,开始专心工作。

    解剖室里。

    宁暖暖开始利落地拼凑破碎的尸块,然后缝合……

    她的动作专业熟稔,手术线在她手里穿梭得行云流水,看得黄彬和姜怡菲也是二脸惊呆。

    他们虽然早知宁暖暖能当上特聘法医顾问,自然是能力一等一,但是他们没想到的这个宁暖暖专业水平能强悍成这样!

    ……

    晚上,薄家。

    宁云嫣结束了拍摄行程,就匆匆来到薄家。

    虽然说是来探视自己生下的龙凤胎宝宝,可真正的目的是在薄时衍身上。

    五年前,她以为能沾着这两个孩子的光,母凭子贵地当上薄家的少夫人,但是薄时衍却只承认了这对龙凤胎,并没有承认她这个孩子的‘生母’。

    对外并没人知道她宁云嫣是薄家小少爷和小小姐的母亲。

    即使是在薄家内部,众人也只当她是孩子母亲,没有人将她当薄家主母来看待。

    这些年,宁云嫣一直在默默忍受,昧着本心对着宁暖暖生下的孩子好,就是想着自己有语枫语杉两个孩子加持,终有一日她能够被薄时衍扶正。

    可是,五年不痛不痒地过去,她依然没有成为薄家主母。

    “宁小姐,您来了。”管叔引着宁云嫣通过玄关。

    “管叔,时衍回来了吗?”

    “大少爷没回来,小少爷和小小姐在家。”管叔把宁云嫣当两位小主子的生母,对她格外恭敬:“您也很久没见他们了吧?”

    宁云嫣一听薄时衍不在家,顿时就觉得头疼。

    那对龙凤胎毕竟不是亲生的,和她一点儿都不亲,还总是挖坑给她跳。薄时衍在的时候还好,薄时衍不在,那对龙凤胎连一句话都不和她多交流,直接将她晾在一边。

    她恨不得亲手好好教训这两个孩子,但是他们偏偏是薄时衍真正的心头肉。

    她真怕自己一巴掌打下去,薄时衍再也不允许她出现在薄家。

    “那就麻烦管叔了。”

    宁云嫣缓了缓神,跟着管叔上了二楼。

    管叔叩了叩薄语枫和薄语杉的房门。

    “小少爷,小小姐,开开门,你们的妈咪来看你们了。”

    宁云嫣当这两个小家伙会照例像之前那样对她不理不睬,但谁知这次一道脆生生的童音从里面响了起来。

    “管爷爷,你就让她一个人进来,我和语杉想单独和她在一起。”

    “好,你们好好聊,我就不打扰了。”管叔欣慰地离开。

    宁云嫣心中却陡然生出一种不详的预感……